欢迎您访问松桃苗族自治县工商业联合会网站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您现在的位置: 松桃县工商联 > 创作小天地 > 正文
“松江三人”的诗
更新时间:2012-12-27 14:44:14   作者:松江三人   关注人数:   来源:本站原创

诗人简介:

曾南雨,男,松桃沙坝河乡人,198310月生。

 

苗裔,本名龙勇,男,苗族。19866月出生。松桃盘信人。农民、打工者,在省内外省地县级文学刊物发表诗歌作品百余首。

        网易邮箱: zonghengyijiu@126.com

江易,男,土家族,198612月出生,松桃普觉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2008年出版诗集《足迹》,2010年毕业于北方民族大学,现浪迹杭州。业余主持编辑袖珍诗刊《诗春秋》

 邮箱:305774876@qq.com

曾南雨的诗

今夜,是今生的一晚(外三首)

 

在海拔3000以上的黄龙酒店

我在想你。想你是

绵延向上的台阶

一级一级

是一支一支的烟

是一杯茶,反反复复

缭绕而起的孤寂

今夜,世界只有一个主题

——为你深深地失眠

今夜,是今生的一个夜晚。

12.6.30日夜)

 

命运的本质多么相似

 

一直不停地走

其实并不知道,要到哪儿去

走过的时间蜕变成风

是一个个站不住脚的虚拟

 

从这里到那里

指的究竟是哪里

整个青春,我陷入一个简单的问题

比如草,在秋天是怎么死的

它翠绿的颜色曾给我以

莫大的慰安和冲击

风雨中摇曳的样子

让我想起,世界万事万物

未曾消失前的各种姿态

 

思考的极致是初次的死亡

像一棵来自偶然的树

唯一可以做的

开始懂了的孩子,决定

固执地站立。等一阵风一场雪

轻轻地把时间染成耀眼的斑白

12.6.29夜松江)

 

关于那首歌,关于你

 

听到那首歌

想起关于你的每一个细节

比如你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眼角隐隐游动的鱼尾

是怎样把快乐一丝一毫

拉到心里的

 

而你我浑然不觉

在时间的刀刃上安静地躺了下来

无意中完成它对你我的雕刻

直到一场秋雨下到永久的回忆

直到爱情的形象力透纸背

12.10.7夜)

 

一根草强奸了一片土地

   

老了是一个人的事情

和面孔无关,和一个人的笑容无关

他静着,一杯茶正在澄清。

 

这并不代表,他的前生也是如此地沉稳

他的前生也许是一只野兽

意淫过女人丰饶的身体。思想的触觉

一点点侵入常人的禁地,正在入侵。

也许是一只蚂蚁,为自己的卑微而痛苦

它无法强制地占有什么,却随时地小心翼翼。

或许他是一把利器,一直渴求有所

指示和发挥。而残酷的风雪把他的

明亮打磨得锈迹斑斑

 

我曾青春无比的渴望啊

终于离开我能量飞动的身体

执意的河流卑鄙地背叛

一根草强奸了一片土地。

09.11.12.随笔)

 

 

 

苗裔的诗

我走着走着就停下了(外二首)

 

一路上走着

似乎要经过很多地方

有些地方很熟悉

好像做梦时早已去过

此行是故地重游

有些地方很陌生

我一辈子也去不了

我跟很多人打了招呼

愿意跟我走的就来

不愿意的请回头

最终只有我一个人

要完成二万五乘以二的长征

走着走着  我停下了

不是因为我遗忘了什么

而是因为

因为身后跟来一个人

一个梦中见过且让我心动的人

因此  我停下是等

1等待1

加起来   最后等于2

 

 

向前,看!

 

一切都无需遮掩

一次命令

一个口号

向前,看!

我看见,一个人

逃出另一个人的手心

一句话,掉入

另一句话的陷阱

向前,看!

你看见,一朵花

藏进另一朵花的春天

一枚叶,闯出

另一枚叶的关卡

向前,看!

你和我同时看见

松江河的水

滔滔不绝

一去不回

 

 

我与一滴雨相依为命

 

把手伸出来进行一次贴近桃花的触摸

打开窗户  只为看见你穿透黑夜的悲悯

我懂了  我终于懂得了

这一刻与那时候之间只是一个音符的跳跃

可我确用了整个春天的时间来谱写

关于你  和我

该欢跳或是沉默

把心掏出来完整一回身受忧伤的演绎

翻开记事本  就是想找到你驻足黎明的身影

我看到了  我总算是看到了

我俩从此形影不离  相依为命

 

手中的桃花在誓言里面开

粉红色的面容  粉红色的内心

我和你走进去就不要出来了

我们在里面安家  在里面生活

我用歌声灌溉你的心田

你用舞姿涌动我的脑海

 

 

江易的诗

沈园辞章(组诗)

 

婉儿,我和你只有一阙词的距离

 

 如果说相遇只是一种奢望

如果说命里注定我们缘轻如此

我的婉儿,我想说

我和你只有一阙词的距离

 

我们不去说来生,就说这辈子

我就不应该和你邂逅于此

更不该吟出千古愁肠

让溃堤的思念淹没沈园

 

婉儿,我们的故事被太多的人演绎

太多的同床异梦

太多的生离死别

就连不幸都被后世人默认为幸福了

 

我不知道,红尘中还有多少

与我们相同的境遇

但是婉儿,我现在只想安静地看着你

为你钗头凤,画娥眉

 

婉儿,聚散无常本就是人世宿命

你不该那样入戏太深

我们还要唱和的诗词太多太多了

你绝尘而去

让我和我写的词情何以堪啊

 

婉儿,我和你只有一阙词的距离

我一度拒绝去想

没有诗词,我们会是怎样的境遇

我还会不会在梦里千百次地呼唤你

“婉儿——我爱你”

 

婉儿,我甚至不敢故地重游

就怕寻觅到你和与你有关的记忆

四十年朝朝暮暮的思念啊

就被那么一阙词割断

 

但是,我无悔,无悔今生遇见你

你病中的哀吟

是我无法用词汇表达的疼

就连你微微喘息在我看来都是字字珠玑

 

三生石上,刻着我不变的承诺

生生世世爱

但是对不起,我未能留住你

直到你带着遗恨香消玉殒

我都没能走近你

 

婉儿,那伤心桥下流走的春波

是你秋水盈盈,含情脉脉么

你的笑颜就漂浮在那里

我却只能打捞一圈圈涟漪

和你散落的泪滴……

 

 

婉儿,我还是愿意用一阙词来衡量

你我天上人间的距离

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而今,我就在这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却只能一个人怅然彷徨

 

还有这一阵忽然飘来的微雨

依附在满园柳叶

那正是你的美丽,青翠欲滴

不小心就沾湿一阕词

千古绝唱: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遥对放翁

山河还是破了,九州亦未统一

你就安静地离去

太累了么?数十年的期盼与思念

早该画一个结局

 

放翁,故事不必让每个人都懂

重要的是你曾经真真切切地拥有

作为主角

你的故事已够人喟然长叹

 

如果说数百年后有个书生能记住你

不是因为所谓的“爱国”

而是你真正把一个圆满的爱情演绎

那人,就是你塑像前的我

 

放翁,这一切值得与否

不是由他人评说。在你豪情万丈的背后

放翁,请允许我冒昧地抱拳:

“务观兄,请了。”

 

 

在沈园,给自己

请你相信,眼前只是一幅幻象

你一直憧憬的园子

来自你内心深深的渴望

而不是这凄苍古意,亭台楼阁

 

只是,你所拥有的沈园

不是游人如织,不是诗情画意

你沈园的门早已关上

关着的是一个人的影子

 

你依旧保持着你的童真和烂漫

任一碰即碎的孤傲和倔强

被世俗冷落。亦然我行我素

随手拈来一首所谓的诗歌

 

 

关于守望 

该用什么来说一种坚持、一种倔强

凉风拂来,牵动一股思绪

我知道,那是你一个亘古男儿的墨笔

每一笔都能在一个女子心坎刻下印记

 

我只是这样安静地冥想

你所有的豪放和万般才情

五十六年,你都没有让另一个女子

占据你心最净最纯的地方

 

你还嫌不够,还是会说: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能有这份执着,这份守望

唯有沈家园里伤情郎

 

 

宋朝以来的爱情

一阕词或者一个故事

隔离了宋朝以来的爱情童话

被礼数与教条束缚的诺言

定格成沈园虚构的画面

 

宋朝以来,才有爱情

所有的结点都被相爱的人打开

不去说死则同穴

爱的人还在等待铁树开花

 

宋朝以来,没有爱情

所有故事都被你们演绎完毕

那些序幕

只是一味说一切将归于尘土

 

 

与你,邂逅或同游沈园

这一次我黯然离开憧憬多年的场景

所有似曾相识的物什

随着风铃的节拍演绎着一曲曲恋歌

那曲调,回荡在八百年前的沈园

 

所以我就像那朝圣的信徒

以文字的形式,匍匐着身躯

深深祈愿:与你,邂逅或同游沈园

演一出戏,做一次主角

 

故事已经远去,隐在一首未完的诗里

我知道,字里行间,有你

在我梦幻的沈园

你没来,我怎敢独自离去

 

 

相关信息 无   题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无  题
版权所有:松桃苗族自治县工商业联合会 松桃苗族自治县商会 网站ICP备案号:黔ICP备12005459号-1
电子邮箱:stgsl@126.com 联系电话:2830667 QQ:507974319 地址: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行政中心一楼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
建议采用1024x768或者更高屏幕分辨率 IE 6以上版本浏览器